晚年生活

晚年生活 祥颐志愿者

21岁的你,真的愿意这样吗

发布时间:2018-07-05 浏览次数:347次

521日,头顶鞍山订单班的我们,再次回到祥颐园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大家庭。面对这不同性质的工作环境,心理虽早已有准备甚至还有点小期待和小兴奋,但从61号开始跟师傅上楼学习,每天和老人朝夕相处、照顾老人的衣食住行、是老人的出气筒、排泄终极站……我不由得质疑:21岁的我,真的愿意这样吗?

刚开始天天当师傅跟屁虫,师傅去哪我去哪,也会有跟丢的状况,不了解老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护理、对于流程也是一问三不知。那阵子就是黑色六月,每天都是心惊胆战、小心翼翼试图了解他们。还记得第一次硬着头皮领爷爷去卫生间时的尴尬;第一次系尿袋时的手足无措;第一次饮食护理时的焦躁;第一次处理排泄物时狰狞的表情…21岁的我,真的愿意这样吗?

第一个夜班,有点小兴奋,但师傅领着查房、翻身、换尿不湿、应对呼叫器、起床护理、大厅看护等等一系列流程下来俩腿酸软,与此同时也渐渐的理解了老人们的无奈。一位住在走廊那端不喜言语爱听收音机的老爷爷半夜摁响了呼叫器,我赶到房间时爷爷指得右侧壁柜,我以为爷爷是想要柜子上正在充电的收音机?不是,看电视?不是。拿提示板?也不是。爷爷有点不耐烦了,也许是绝望吧。挥挥手示意我们走吧,没事了。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更多的是释然吧!理解了他们的无助和痛苦。想着想着泛红了眼角。当他们不能照顾自己了,我们也许就是他们的全部。21岁的我,真的能承担的起这份使命吗

不到1个月的时间,真的写不出多么催人泪下小故事,对我来说更多的是调整、适应和成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了解他们。部分老人由于身体机能的退化和病痛的折磨产生的暴躁情绪,当这些长辈情绪激动、抗奋时,我们护理员成为了他们首选的宣泄对象,他们当时是不能控制情绪的,他们用粗俗的言语讽刺、谩骂,甚至有些失智长辈还会动手打人。如今的我学会了理解、默默承受,是的!不该让90后的女孩心里承受这样的痛苦。但只有我们这样的护理人员去承受、去分担。 那些曾经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失智失能的老人们才能度过一个安详的晚年。21岁的我,真的愿意分担!

叫我什么的都有,有说我是她女儿的,有叫我儿子的、有叫我姐的、每天的工作就是像哄宝宝一样哄他们,保证他们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不发生危险,闹哄哄的一天下来,晚上回去一句话都不想说。这样又如何!21岁的我,真的愿意!

想当初从我选择这个专业,就有人开始问为什么选这个。脏,累,苦!是这样吗?对。青春养老人的酸甜苦辣,身边的朋友都会懂得。如今的我每天与这些老宝贝斗智斗勇,笑过、气过、哭过、无奈过、也愤怒过,也曾犹豫的想放弃过,可以说什么样的感受都体会过吧,很辛酸也很快乐;但我相信只要我再用心些、再耐心些、辛苦些、总能克服困难,也总可以带给他们最好的服务和提高他们的幸福指数。也是承受着家人的压力、朋友的疑惑、外人的鄙视来坚持完成自己的梦想,因为坚信内心深处的东西,只要用心来做,就会离梦想更进一步。 

相信未来的我们会更加勇敢更加睿智,为中国养老行业献一份力量。

以我们的用心、贴心、耐心、细心服务让老人的晚年生活有尊严、有关爱、有幸福。21岁的我,我愿意。我是青春养老人,我为自己代言!

 

护理部:司子菡

上一篇